《穿越之似水流年》穿越之我的夫君是美男 九十八、暗杀 穿越之似水流年大叔受

《穿越之似水流年》穿越之我的夫君是美男 九十八、暗杀 穿越之似水流年大叔受

时间:2019-08-05 16:08:13编辑:百小白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望蝶清客原创的穿越小说《穿越之似水流年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司徒冰,那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漫步于花林之间,莫名不由心生感叹!林花谢了匆匆!昨晚还芳华正好的桃花,如今,竟已是颓败之姿,果真世事无常! 移开视线,不远处的一...

《穿越之似水流年》免费试读


漫步于花林之间,莫名不由心生感叹!林花谢了匆匆!昨晚还芳华正好的桃花,如今,竟已是颓败之姿,果真世事无常!

移开视线,不远处的一角,纯白如雪,那是肆意绽放的梨花,清风拂面,夹杂着清淡宜人的花气,令人身心舒展,目眩神怡!

蓦然间,莫名止步,望着面前桃树上,那自顾梳理羽毛的白鸽,唇角绽出绚烂的笑颜!

上前,抓住鸽子,一手抱在怀中,一手抚着鸽子雪白的羽毛,暗中,却将鸽子身上的纸条悄然解下,放进袖中,之后,抓起鸽子打量!

原来,这信鸽训的太好,也不是一件好事!虽然不会耽误事情,甚至泄露机密,但却容易让人紧随其后,找到藏身之所!

摇摇头,还是算了吧!虽然担心有人会追着鸽子找到一些她极力隐藏的东西,但若真要灭口,望着那灵动的眼睛,她还真是不忍心啊!

罢了!权且饶它一条鸟命,就当是为自家遥儿广积福德好了!

不过,想要真正自由,还得等她出了这华丽的鸟笼才行,如今,就只好委屈这只鸽子与她相伴了,不过,应该不会太久了!

笑了笑,莫名抱着鸽子离开,身后,浅草、淡云对视一眼,随即跟上!

她这颗死棋,想动一步可真不容易啊!踏上软香阁后院的小径,莫名不由轻叹口气!

早起接了飞鸽传书,下午便光明正大的拉了人出来,不用说,浅草、淡云肯定随侍在侧,暗处,自然更是少不了人!

将浅草淡云带到与软香阁相距只有一条街的酒楼,要了雅间,隔开那些暗地里的视线!

之后,将人迷晕,再换上了淡云的衣服,招来那些一早在此潜藏接应的暗卫,左绕右拐,确定身后无人之后,才从侧门进了软香阁!真是不容易啊!

“我回来了!”软香阁后间院落,花厅之内,莫名开心的大声宣布!

“回来了!”立于屏风之前的蓝衫男子回身,绽出舒心的浅笑!莫名心口一窒,这种语气,仿若看到心爱之人平安归来,可是,自己何德何能,竟得他如此相待?

“对啊!”扬起灿烂的笑颜,莫名转过屏风,懒懒的趴在软榻上,“收到逸哥哥十万火急的飞鸽传书,我哪里敢耽误?”

“先休息一会儿!”萧逸随后,为莫名递上热茶,之后,在一侧的椅子上落座!

“荷香呢?”

“为你准备东西去了!”

“对了,逸哥哥找我什么事?”

“没事!”萧逸打开折扇,优雅浅笑,“一会儿荷香收拾好之后,你便上路吧!”

“扑哧!”正在品茶的人光荣被呛到,一边咳嗽不止,一边颤颤巍巍的指着萧逸!“你,你不会想谋财害命吧!”

“谋财害命?这个主意到不错!”

“我可告诉你,我什么都没有,你也没什么好谋的!”

“这软香阁最近好生热闹!”

“连这也要?逸哥哥还真容易满足!”再次喝了口茶,“好了,说正经的!我的时间可不多!”

“名儿该回去了!”

“原因?”莫名神色肃穆,不肯退让半分!

“别问了!”心下暗自叹息,萧逸宽慰,“剩下的事就交给逸哥哥好了,名儿不用担心!”

“鸟尽弓藏?”

“怎么会!名儿莫要多心,一会儿,便随荷香回去吧!”

“逸哥哥认为,我现在走得掉吗?”

“这你不用担心!”

“若是名儿不愿呢?”

“这次,真的不能由你胡闹了!况且,这也是皇上的旨意!”

“四哥?”莫名一顿,继而放下茶盏!“逸哥哥应该听过,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!”

“小姐何必难为萧公子!”荷香手捧托盘入内,一声叹息,将托盘放在莫名身侧小几上!

“死丫头,你怎么现在才来,真没良心!”莫名侧身,认命的捧过汤碗,二话不说,径自喝下!

“这回行了吧!”放下手中空碗,“好了,你也坐下,别整天忙来忙去,累坏了可没人心疼你!”

“有人要杀小姐!”叹了口气,荷香道出原因,她就知道,如果不弄清楚,小姐绝对不会和他们离开的!

“开什么玩笑!”片刻怔忪之后,莫名语带嗔怪,“我一个不起眼的哑巴,又没得罪什么人,谁会这么无聊?拜托!下次编个好点儿的说辞!”

“小姐自己心里明白,何必故作不知?”她的小姐,近来笑容越来越少了!

“你们多心了!”莫名垂首片刻,之后,笑逐颜开,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!七哥那边,我会妥善处理的,有事我会和你们联系的,就这样了!”

“小姐……”

“记住,不要在飞鸽了,我可不想在红烧还是清蒸这个问题上费脑子!等我好消息!”说完,莫名出了花厅,只余萧逸摇头苦笑!

他就知道没那么容易,也罢!只要自己小心应付,应该不会有事的,至于皇上那边……他可是尽力了!也不能算做违抗圣命!

有人想要她的命?逸哥哥不会无中生有,荷香更不会无故吓她,那么,此事便是真的了!

夕阳西下,人潮渐散,莫名漫步而行,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,身后,浅草、淡云两人随后!

她自认一向行事低调,行藏隐蔽,到底,是什么人要和她过不去,甚至已经到了你死我亡的地步!

北国皇帝吗?似乎说不过去!毕竟,她还是中朝的怡安长公主,若是在北国出现意外,于公于私,北国都无法向中朝交待!

以北国皇帝老狐狸的精明,他是绝对不会做这个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!

况且,现在的她,对于北国而言,可是一块食之难咽,弃之可惜的鸡肋呢?

礼王极少过问政事,而且她这个小丫头,也不值得礼王如此大费周章!

定王?此次出兵,定王全力支持,如今战场失利,他怎么可能分心他顾,况且,她自认和那定王并无交集!

他……他不是正在实行怀柔安抚政策吗?又岂会在此时做出如此蠢笨的行为!

剩下齐王,齐王不是鲁莽之人,没有把握的事,他不会轻易涉险,所以,对于软香阁,虽有怀疑,他却只是暗中查探,并无实质动作!况且,昨日,他不是还在百般试探吗?

如此看来,便是与政事无关了!只能是后院起火了,后院?莫名心下冷笑,不知道,他是不是也将此事算计其中?女人的妒忌心果然可怕!会是谁呢?让她好好猜猜!

历城“双花”,流苏被送与齐王陆廷瑞,与她再无利益关系,可以剔除不计!

倾城,看着一个远不如自己的哑巴丫鬟一跃而上,成了枝头凤凰,心中的不甘怨恨,怕不知一点半点吧!

虽然极力掩饰,但是那不经意流露的嫉恨之色却让在无形之中出卖了她,还真是让人心惊肉跳,不得不防啊!

只是,那倾城无权无势,又会找什么人来杀她,又能找什么人来杀她?有心无力,也可以排除在外!

剩下两位皇命亲封的侧妃,施妃骄纵蛮横,心计不足,但是,夺夫之仇,断手之恨,那人又岂会善罢甘休?

虽然前日方才从那柴房中被放了出来,但是以施妃的为人,倒是极有可能立刻找人除掉自己!

只是,那个施妃居然能想到让人暗杀而不再明面折辱,还真是令她倍感意外呢?

还有一人,那看似温柔和顺,贤良淑德的柳妃娘娘,此人城府极深,若非她看多了宫廷暗斗的故事,怕还真会被这柳妃外表所骗,此人,不容小觑啊!

这都什么事嘛!明明都与她无关的!可是,有人却偏偏要将那把火引到她的身上,是为了让她无暇多顾吗?还是想让她低头告饶?妄想!

她不犯人,人却犯她!若是一味隐忍示弱,岂不更让小人得志,既然有人要玩,好!她奉陪!

浅草淡云对视一眼,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,一路行来,莫名不似先前开怀,甚至可以说是心事重重,眉头紧锁,出了什么事吗?

她们只记得,她们随莫名进了酒楼隔间,小二送了茶,喝下之后,她们便人事不知!

最先醒来的是淡云,见莫名和浅草与她同样趴在桌上,一时心急,将两人摇醒!

可是,看着彼此茫然无措的眼神,她们只好先行回府,岂知,出了酒楼,才发现已是红日西坠,这也太不寻常了!

最终,淡云张张嘴,又被浅草以眼神压住,将心中疑惑暂时抛却,淡云别开视线,专心跟在莫名身后!

正好,眼角余光瞥到那泛着寒光的箭矢破空而来,淡云不由大惊,“小心!“下一刻,却发现她们三人已被数十名黑衣人包围!

莫名垂下眼睑,就这般等不及吗?看来,这场刺杀,终将会以失败而告终!

街市上,人潮惊变,慌忙逃离,不多时,原本热闹的街巷已是空空如也!

望着护在面前的离尘和其他五名护卫,莫名后退些许,双手环胸,冷眼看着已经交手的双方!

这样的场景可不多见,自然的珍惜才是!随手抓过身边小摊上的糖炒栗子,一边剥皮,一边在心中计算眼前形势!仿佛,一切与她毫无关系!

侧首,望着浅草淡云惊慌的神色,莫名伸手,拉拉浅草的衣袖,将手中的糖炒栗子递了过去!弄得浅草一时哭笑不得!

“好名儿,你这是在看大戏吗?”莫名极为认真的点头,“好名儿,别逗了!”淡云语带颤抖,莫名收回手,继续吃自己的栗子!

没意思!拍拍手,好像是栗子吃多了!瞥了一眼交战正酣的双方,转身,准备离开!

虽然人数有所差异悬殊,但是兵在精而不在多,那黑衣人也没占到什么便宜,反而弄得不相上下,恐怕还有的斗呢?

“小心!”无意间看到对面檐宇之上有人对着莫名搭弓

阅读全文
穿越之似水流年

穿越之似水流年

《穿越之似水流年》为望蝶清客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掀开一侧的车帘,司徒冰怡抬手遮目,仰望着那一如初洗的湛蓝碧空! 所谓天高云淡,大约,便是如此吧!果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啊! 收手,司

作者:类别:穿越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穿越之似水流年》穿越之我的夫君是美男 九十八、暗杀 穿越之似水流年大叔受